當前位置:首頁
> 走進上虞 > 上虞區志
第九篇 風俗民情
字體:[ ]

第一章   風   俗

 
  上虞民性素稱敦厚,“習勤儉,安耕織;勤誦讀,尊師友;廉恥為尚,氣節相高”。舊俗禮儀與紹屬各縣大致相同。辛亥革命后,封建迷信舊習受到沖擊。解放后在建設社會主義物質文明的同時,建設社會主義精神文明。1984年8月,成立縣“五講四美三熱愛活動委員會”(五講:講文明、講禮貌、講道德、講衛生、講秩序;四美:心靈美、語言美、行為美、環境美;三熱愛:熱愛祖國、熱愛中國共產黨、熱愛社會主義)。據統計,全縣有334個行政村成立紅白喜事理事會、移風易俗理事會、禁賭協會等組織。但是一地的風從俗是歷代相沿、久積而成的,要徹底根除封建迷信陋俗,還需進行長期不懈的努力。    

 

第一節   生產習俗

耕   作

解放前,農民靠天種田,農事中諸多迷信習俗。每年除夕去田頭祭田公田姆(即土地神),以求來年豐收。收割新稻,新米飯先祭祖宗、祭灶神。正月十四晚上,村民執火把、掃帚去田邊燒茅草,謂“迎神驅蟲”。村中第一家拔秧種田(俗稱開秧門)異“地火日”(也稱土旺日),以防地火燒死。播種時忌遞秧以為遞秧易發手掌風。視婦女跨越農具為不吉利。婦女遇到擱置在道路上的農具須繞道而行。遇久旱不雨,農民即群集向龍神求雨。遇蟲災,迎神驅蟲;亦有把破掃帚倒插田中,意為“請掃帚神驅蟲”。解放后,以上舊俗基本上被革除,科學種田逐漸普及。

 

飼    養

養   蠶   舊時蠶農于農歷三月十六日祭蠶花娘娘(蠶神)。蠶下種時接“蠶花”,女主人將蠶花娘娘(蠶花紙和木刻水印的蠶花娘娘像)恭敬收藏。蠶稱“蠶寶寶”,忌叫蟲,蠶爬要稱“行”。收繭后要謝“蠶花”,并用米粉做成“繭果”(繭湯團),意為“明年蠶繭照樣豐收”。“蠶眠”時有多種禁忌:忌在近處春搗,忌敲擊門窗,忌在蠶室內哭泣,忌陌生人及產婦進蠶室。解放后,科學養蠶方法逐漸為蠶農接受,迷信習俗已極少見。

養  豬   舊時過年要祭“豬欄菩薩”,祈求六畜興旺。買主買好小豬,賣主要送一把豬窩稻草,以示小豬會象娘家一樣快長快大。買回的小豬兩家不能合挑,若只有一只小豬要用泥土做沉頭,忌用石頭,認為“泥土會化豬會大”。買小豬到家后,要祭灶神,用火筒吹,以示“日長夜大”。買豬或殺豬時,主婦要“喲嚕”“喲嚕”喚幾聲,以示“豬去魂在”。

養  牛   耕牛是農家寶。一般不準活宰,認為“牛耕田出力,食肉罪過”。逢社日小牛穿牛鼻。母牛生小牛后要立即耕幾犁,稱“破壓”,意思是把生小牛拆散的骨頭緊一緊,防以后耕田懶惰。農忙季節要給牛喂粥、灌米酒,增強體力。天冷時喂棉籽餅防寒。除夕吃湯團時,也要給牛吃幾只,以示慰勞。買牛忌買“穿檔牛”(水肚上有毛旋)和“漏底牛”(肚底下臍有毛旋),認為此種牛買回來,家人要遭水淹。

養   雞   舊時農家用母雞孵小雞。賴孵母雞催醒采用綁腳、縛翅、雞尾上縛紅布、浸水、蒙眼讓其站在曬衣桿上等土法。出小雞后的蛋殼用線穿起掛于糞坑邊,認為“坑三姑娘”是住在蛋殼里的,會保佑小雞平安長大。

養貓、狗   不準宰殺活貓。死貓不準吃,認為貓肉是酸的,又認為貓捉鼠,鼠吃蛇,吃了貓肉后被蛇咬傷無法醫治。貓死不能埋葬,要置于破籃掛在樹上,任其腐爛或鳥食。民間流傳“貓來苦,狗來富”的俗語,認為家中有狗自來主興旺,有貓自來不吉利。死狗任意拋入江河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

手  工  業

 舊時縣內石、木、泥水、裁縫、箍桶等工匠多為本地人,銀、銅、鐵、錫、彈花等工匠多是永康、天臺、東陽、義務等外地人。工匠中以鐵匠地位最高。因所有工匠的工具皆為鐵匠打造。石、泥、木、裁縫篾五匠以石匠為首,一說因為房基石為石匠所打,又一說是石匠的師傅是魯班。篾匠和裁縫的地位最低,俗謂“遢泥水臭漆匠,無爹無娘做簟匠(篾匠)”。學藝須在正月請人介紹拜師,未經正式拜師學藝者同行不予承認,主家不請,稱“逃生師傅”。拜師須擇吉日去師傅家辦拜師酒,先祭本行祖師(鐵匠崇奉太上老君,石、木、泥水崇奉魯班,裁縫崇奉軒轅),后拜師傅。學徒期限一般3年,這期間師傅只供飯食。來付工錢。除春節歲假外平時不準回家,不準吸煙喝酒,做工時間不準與人閑聊。吃飯時要給師傅盛飯,而且必須“師傅先吃飯,徒弟先放筷”。滿師后辦滿師酒,師傅贈半副工具,稱“半作”,要另找師傅過堂,俗稱“3年徒弟,四年半作”,半作拿一半工資。解放后,拜師學藝中的封建迷信色彩逐漸消除,新型師徒關系逐步確立。

 

商    業

舊時店堂中多供奉財神(趙公元帥),合伙經營則供關公讀春秋像,以示“情契義深”。并于店堂中設置顯示商店特色的青龍牌招徠顧客。端午、中秋、除夕是商店收帳日期,臘月二十五日封帳(對外不賒欠)。出售商品講究包裝,布店為長方包。進商店學徒稱“學生意”,須有人作保,寫好“關書”(保證書),學徒期間不準回家,“生死由天,與店無涉”。三年學徒期間,白天以打雜或幫老板娘做家務為主。商號一般于正月初五辦酒祭祀財神,以是否通知入席暗示留去。亦有些店家除夕夜分歲時特備一碗千張包子菜肴,如老板主動把千張包子分給某個伙計,即是叫他卷鋪蓋回家。

 

第二節   生活習俗

主  食   以食稻米為主,大小麥、玉米(俗稱六谷)、番薯等雜糧為輔,崇尚節儉,有“吃三年爛米飯起幢屋”的俗語。平時一日三餐,農村農忙時增加一、二餐點心。遇災年水稻歉收則吃麥粞飯、瓜菜飯,甚至挖采野生植物蕨根、馬蘭頭等充饑。農村多食漲性好、出飯率高的早米,晚米用作舂年糕。糯米多用來做酒和制點心。吃飯時忌用筷子敲碗,忌用腳踩飯粒,忌吃鑊心飯,鑊心飯留待下餐煮飯時做“飯娘”,提高出飯率,招待客人或做重活時才燒煮不摻冷飯的純米飯(又叫做光棍米飯)。70年代以來,縣內糧食連年豐收,群眾用糧水平不斷提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

菜      肴

菜肴有江南水鄉風味。東南山區有獵捕野味傳統,虞中、北平原多食魚鮮。城鄉皆有自制霉豆腐、腌菜、干菜、咸菜的習慣。下管山區又多自制霉筍、筍干;崧廈地區多制咸帶魚、咸鲞、涂鐵等咸魚貨。黃豆為一般農戶所必備,夏季用黃豆摻和面粉制成醬餅待發酵后置入缸盆中曬醬,平時自制豆制食品,崧夏霉千張,謝塘豆腐干皆為聞名的豆制品。凡遇迎親、祝壽、造屋、“小兒滿月”等喜事辦筵席,酒席一般“四果十菜”或“八碟子”,豐盛達24碗,俗稱“十二會簽”、“二十四會簽”。縣內城鄉有飲酒習慣,酒席喝老酒,平時農村多喝用糯米自釀的米酒,俗稱白酒。

用大小麥、高梁釀制的白酒稱燒酒。現在大多喝老酒或啤酒。

 

飲    茶

城鄉皆有飲茶習慣,以綠茶為主,客至以泡茶遞煙為客氣,熱情好客鄉下好于城鎮,有“走到鄉下殺雞殺鴨,走到城里肩胛一搭”的俗語。泡茶不灑滿杯,稱“茶灑八分,酒灑十分”。一碗茶一般喝三汁,稱“頭汁苦,二汁補,三汁戒罪過”。新年待客分別泡糖茶與綠茶,農村夏季泡金銀花茶,以解暑熱。各大集鎮設有茶店,是品茶及傳遞信息、從事社交、洽談生意的場所。

 

服      裝

清末民初,農村一般群眾多用自織土布手工縫制服裝,城鎮開始出現“洋布”(機織布)。天熱時服式為大襟短衫,上層人士多穿大中式長衫,外套背心或馬褂,素有“潮煙煤頭紙,長衫馬褂子,頭戴紅頂子”的俗語。婦女穿大襟衫,有的外套背心,下系圍裙。所用衣料貧富相差懸殊,富者多穿絹紗綢緞。20年代以后,城鎮青年女子曾流行穿旗袍。30年代起,城鎮青壯年男子中流行中山裝、學生裝。男女服色以藍、黑、藏青、駝灰為主,兒童穿著大紅大綠,較為鮮艷。解放后,男女均流行穿列寧裝、中山裝、工人裝、青年裝。70年代末以來,中外各式時裝傳入縣內,服裝開始向多色調、多式樣方向發展,棉布以為化纖、毛料取代。

 

鞋     帽

民國時期,上層人士戴銅盆帽,城鎮市民戴秋帽(即瓜皮帽),一般大人帽黑頂子,小孩帽紅頂子。青年婦女一般不戴帽,老年婦女冬天戴黑絨包帽。男女以穿布鞋為主。逢雨多穿一種用牛皮制作的釘靴,或穿竹箬殼編制的雨鞋,山區亦有人用毛竹對劈縛在腳上充雨靴。夏天穿木拖板及蒲鞋。農民勞動時穿草鞋,農家多備有打草鞋用的“草鞋耙”,冬閑時編織備用。農村除冬天穿布襪外,一般均赤足穿鞋。山區農民及水上作業人員,常穿用頭發編織的發襪。70年代以來,布、膠、皮鞋流行,草鞋 、布襪已不再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修     飾

辛亥革命后,男人剪辮,青壯年改理平頂、沖頂,后通行三七分西發;農村老人多剃光頭,或前腦剃光,后腦留長發;嬰兒滿月多剃“瓦爿頭”,后腦勺留小撮頭發,俗稱“鴨尾巴”。未婚女子以長發垂辮為秀美,婚后改梳發髻。平時不理發修容,出嫁時絞臉,謂之“開面”。舊時女子興戴手鐲、戒指、項圈與耳環,立夏日為幼女穿耳孔。舊時小孩出生,經排八字有“關節”者,佩戴項圈或長命鎖,意為“不讓離去”。亦有給有“關節”的男小孩,在左耳孔戴一只耳環,永不摘掉。解放后,男女修飾以方便勞動和生活為原則。80年代以來,曾一度被冷落的修飾復又流行,發式、首飾均向多樣化、高檔化發展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

 

居     住

農村大都聚族而居,村落朝陽背陰,住房有泥木結構、磚木結構、石木結構等。大多坐北朝南,坐西朝東,坐北朝南謂之“朝南享福”,但忌朝正南。平房樓房多為三間一體或三間兩居頭,樓房前后有窗稱“雙開口”,只前面有的稱“畚斗樓”。有的堂屋無樓板,以備紅白兩事。豪富人家深宅大院,有臺門天井。沿海沙地多為草房,通常二間一披,俗稱“稻桶屋”。舊時造成屋頗多禁忌,先請風水先生定向,擇日動工。新屋右側不能高出或突出于鄰居的老屋,稱為“左青龍,右白虎”,否則左邊人家要喪丁破敗。上梁時披紅避邪。上梁后梁上掛一只麻袋,內放一只活雄雞及秤、斗、谷麥等避邪物和祭品,梁上貼橫聯,上書“紫微高照”等。拋上梁饅頭,第一雙饅頭由戶主長輩用被單布接住。晚上辦上梁酒慶賀。以為“青龍怕灸,白虎怕臭”,故灶間建在右邊。80年代以來,建房以磚混(混凝土)結構為主,且多為二層曬臺樓屋,講究寬敞明亮,美觀實用,造成屋時求吉利的習俗基本沿用不變。

 

第三節   禮儀習俗

婚  嫁

舊式婚禮的繁文縟節、鋪張排場名目繁多,主要有定親、納聘、成親、回門4道程序,貧富之家因經濟條件不同,其繁簡排場有所不同。定親,由媒人說媒,定親稱“吃茶”。男方通過媒人問女方生辰年庚,稱“請庚”。請算命瞎子排八字,稱“合肖”,以是否相沖相克決定聯姻。納聘,又稱訂婚過禮。雙方聯姻后說定彩禮(俗稱財禮),男方擇吉日分頭盤、貳盤送往女家。頭盤送去部分彩禮并附龍鳳大貼,后者是雙方訂親不得反悔的唯一憑據。貳盤也稱“催節”,男方正式選定結婚喜日,把全部彩禮送往女方,女方便籌辦嫁妝,作好嫁女準備。俗話說“只有挑日子討媳婦,不能揀日子嫁囡”。嫁妝有“一箱一柜”、“二箱二柜”、“四箱四柜”等,但均須帶有一只馬桶,俗稱“子孫桶”。桶內放彩蛋、生花生果、胖米花和紅紙包,到男家后須有由新郎弟弟提進新房,由第一個在馬桶里撒尿的小男孩拿取彩蛋和紅紙包。成親,按擇定吉日,男家備大紅花轎(寡婦再醮和納妾不得用花轎)、吹敲(民間吹打樂隊)在晚上去女家迎娶。新娘在臨嫁前一天“開容”,上轎之日,先拜祖先,聆聽父母教誨。新娘裝扮有三種,一曰“死打扮”,來自民間桃花女的故事,向村內神福壽雙全的老太借壽衣壽褲穿著,南宋以后興鳳冠霞披的“彩打扮”,民國年間又行戴花披紗的“文明打扮”,后者多見于城鎮。新娘由兄或弟抱上轎,轎子抬走后,其母親要在上轎的地方坐著大哭一場,說“哭哭發發,大哭大發”。轎到男家后按選定良辰舉行成親儀式(拜堂),拜堂后由男方家人在地上遞鋪麻袋(意為“傳宗按代”),新郎用紅綢牽拉新娘踏袋而過,由神福壽雙全的長輩手棒花燭送入洞房,用甘蔗挑去新娘的“蓋頭紅”。進房后,新郎新娘要搶位坐床,謂誰占位大,日后家事由誰作主。東鄉無搶位之習,由老媼按二人肩膀,同時坐下,以取白頭皆老之意。接著吃細湯團,稱“子孫湯團”。晚上鬧新房,俗稱“吵房”,直鬧到深更半夜,須公婆、媒人出來賠話方罷。回門,婚后三日稱“三朝”,新郎陪新娘回娘家,稱“回門”,當日原轎去原轎回,不能過夜,如不“回門”,新娘則要過三年才能回娘家。

解放后,《婚姻法》對婚姻制度用法律形式作了明確規定,對違法行為依法給予禁止和制裁。大力提倡婚姻自主、簡樸節約辦婚事,支持男方到女家落戶。城鄉中自由戀愛、婚事簡辦為越來越多的人所接受,旅行結婚、集體婚禮逐漸增多。但受傳統習慣的影響,索取高額聘禮,盲目攀比,鋪張浪費等現象仍很嚴重,有待進一步改革。

 

生     育

解放前,由于醫療衛生條件差,稱婦女做產為“舍命”(意即性命交關),出生嬰兒要過“驚口關”(破傷風)。為祈求平安,婦女做產禁忌甚多。產房必須設樓下,稱“暗房”未滿月前長輩不得進入,房中忌放刀斧等利器。臨產前娘家須送嬰兒衣服及禮品,名曰“催生”。嬰兒滿月要剃頭,俗稱“剃胎發”,并辦剃頭酒。剃頭后抱嬰兒過一座橋,謂之“走了橋將來膽子大”。小孩一般有乳名與書名,乳名多取“阿狗”、“阿貓”、“阿牛”等動物名,以祈易養,亦有以降生時重量為名,如“七斤”、“九斤”等。書名多按“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”五行排列,缺者補,稱“五行納音”并按族輩排行。小孩周歲稱“鬧周”,須做“得周果”(米粉豆沙餡的扁團子)分給親朋鄰里。

        

慶    壽

小孩過生日吃雞蛋,成人慶壽稱“做壽”,為避“四”與“死”諧音,俗謂“三十要做、四十要錯”。舊社會稱三十六歲為“本壽”,活過本壽不算短命,三十六歲以下不做壽。一般以50歲為大壽,但做“九不做十”,50壽辰要在49歲做。壽禮有壽軸、壽對、壽桃、壽面、蹄胖等,壽面數量隨年齡增加,增一壽增一斤(如50歲送6斤,60歲送7斤)。父母親66歲,出嫁女兒把肉切成66塊,燒熟送給父母吃。慶壽規模因經濟條件而異。富裕之家設壽堂,懸掛壽軸、壽對,張燈結彩。平常之家慶壽以親朋團聚表示祝賀即罷。

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广西快乐10分说明